众盈娱乐平台

图片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特色栏目 > 清风文苑

扰绕村的早晨

来源: 中国国防报 发布时间: 2021-07-16

朦胧诗般的薄雾,一丝丝缠绕在山谷的松林间。养眼舒心的一片片翠绿,陪衬着峡谷陡峭的红岩。金黄色的油菜花,层层叠叠铺满山野。不知谁家的公鸡一声啼鸣,唤醒了扰绕村的黎明。

扰绕,一个多么独特的村名。房东告诉我,用他们布依族语翻译过来,就是“美丽”的意思。我一时无法考证这个译语的准确性,却觉得用“美丽”来命名这个少数民族的村落,再名副其实不过了。

打开农家民宿的柴门,就走进春意盎然的风景里。一条平直的乡村水泥公路,指引我向前漫步。路的两旁,五彩缤纷的杜鹃花顶着一颗颗露珠绽放笑意。再往前走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世外桃源般的美景:一顶顶造型各异、色彩多样的帐篷,分布在草丛、山谷和森林间。有的帐篷里此时还透露出隐隐的光亮,粉红色的、橘黄色的、淡蓝色的、乳白色的,一丛丛,像天空上闪烁的星星。只是这些星星是彩色的,散落在山野里。一看路边的指示牌,才知道这是村里开发的露营基地。这些旅游设施,是专门为城里等外地游客设计的。时值周末,前来度假者甚多。

天空放亮,云蒸霞蔚。整个村庄更加清晰起来,大地的色彩愈显丰富。一只只毛光鲜亮的公鸡和母鸡,从田野的花丛中探出脑袋来;还有一只只家鹅,也从田埂上伸着长长的脖子,对着路上的行人嘎嘎叫。这对出生在农村而又久居京城的我来说,仿佛又回到了故乡。但故乡是一片辽阔的平原,而这里是高高低低的喀斯特地貌。

从路牌上得知,这里位于贵阳市东南方51公里处,平均海拔1500米。据村里的老中医罗贵庭介绍,1382年他的祖先从江西赣州出发,跟随明朝皇帝朱元璋派遣的大军进入贵州,从此就在这里落户,世代繁衍,孕育出贵阳市花溪区高坡苗族乡19个村子中唯一的布依族村寨。当年红军长征,曾经路过这里。附近的一座山包上,还修建有一座营盘,上面至今保留着石头砌成的千米城墙,如今也修建成了旅游景点。

一轮金色的朝阳穿过远山的晨雾,照亮了扰绕村的山山水水。一栋栋白墙灰瓦的民居楼里,却不见了从前的袅袅炊烟,家家户户在用电饭煲做早餐。现代文明,已经深入到这个曾经偏僻荒凉的小山村。本来就很爱干净的布依族人,把房前屋后、院里院外,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这时,从村口走来一位浓眉大眼、身材魁伟的年轻男子,一身深灰色竖隐纹的西装,扎着斜条纹的领带,一副现代都市白领青年的模样。可他不是城里来旅游度假的客人,而是这个村子的党支部书记陈恒龙。这个模样,似乎颠覆了人们传统印象中的村干部形象。

他在空军某部服役5年后,于2013年退伍回到扰绕村,决心要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。在部队,他当了4年班长,连年被评为优秀士兵。5年的军旅生涯,开阔了他的视野,增长了他的学识,磨炼了他的意志。2016年,年仅26岁的他被推选担任村党支部书记。

那时,全省已开始了全面的脱贫攻坚战斗。在“天无三日晴、地无三尺平”的贵州,贫困地区较多、少数民族群众较多,但脱贫致富一个也不能少。年轻的党支部书记带领一班人研究本村的脱贫方案,根据村里独特的自然环境,最终确定了“以旅游为主,农业为辅”的发展思路,要将村子建成一个集田园风光、民族风情、军事遗迹、气候天象和峡谷风光为一体的旅游景区,得到高坡乡和花溪区政府的大力支持。花溪区建有许多名闻全国的旅游景点,富有旅游开发经验。扰绕村旅游景区的打造,请来专业的区旅游文化公司负责。于是,这里的山山水水被激活了。村里原来不起眼的高山梯田、红岩峡谷、民族村寨,都变成了很好的旅游资源。尤其是旅游公司利用村里的沟沟坎坎,建成了占地几百亩的露营基地,像鸟笼、蒙古包、帐篷等各种各样的特色民宿,很受游人的喜爱。景点有了,就修路。路修好了,游客们蜂拥而至,有时一天就有几千名游客光顾这个小山村。

客人多了,就要解决吃住的问题。游客多的时候,扰绕村家家户户都可以住、可以吃。布依族人很爱干净,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,客人不用担心卫生的问题。每家每户都改造了厕所,用上了抽水马桶。村里还为此建了4个化粪池,添置了4套污水处理设备,保证了环境的干净。许多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家了,办起了农家乐。为了把农家乐办好,村里举办了厨师培训班。经过50多天的培训,最终有55个村民拿到了厨师证。还有26名妇女参加了布依族蜡染课程学习班,掌握了蜡染致富门道。

村里的土地被流转了,开发成层层叠叠的梯田,变为一道道景观。村民不用天天种地了,每年还有红利分成,空余时间就可以干点别的挣钱的活,如养黑毛猪、种小茨菇等。露营基地有停车服务区、帐篷服务区、野营服务区、儿童游乐区、户外休闲区、室内休闲区六大区域,需要大量用工。村里只要是正常的劳动力,都被派上用场。没有一技之长的村民,男的干保安,女的做保洁。大家都有活干了,家家由此增加了收入。

对于那些特困家庭,村里在提供最低生活保障的同时,还千方百计为其定制“造血型”脱贫计划。有户姓蓬的人家,女主人患侏儒症,男主人手脚都不利索,好在他们的孩子还健康。村里帮助这家人在路边盖了栋二层楼房,楼上住人,楼下开小商店,为游客服务,家里很快脱了贫。

到2019年底,全村建档立卡的6个特困户21人,彻底摘掉了贫困的帽子。由此,扰绕村107户386人全部脱贫,人均年收入从过去的3600来元,到2020年就达到1.1万多元。这个收入与经济发达地区也许不好比,但对于云贵高原上的扰绕村来说是个了不起的成就。村容村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一个不起眼的布依族村落,被评为全国3A级风景区、全国生态文化村、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、全国民主法制村。去年,这个村的党支部还被上级评为农旅型示范党支部。

谈起扰绕村的巨变,今年才30岁的村党支部书记陈恒龙说,关键的原因是他们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引下,找对了一条符合本地实际的可持续发展的乡村振兴、脱贫致富的路子。

春暖花开的时节,走进这个少数民族村寨,就走进了诗情画意。扰绕村的变迁,是贵州农村乃至中国农村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,也是我国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的一个缩影。

太阳渐渐升高,晨光普照大地。沿着精心修建的木梯,登上村子里海拔最高的背山坡山顶,只见四下云开雾散,扰绕村里一片生机,恰似一个繁花似锦、春天永驻的大花园。

此时,金灿灿的阳光越过山顶,照射到村口石碑上的4个大字:美丽乡村。(朱金平)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川流不息伯渎河